2007/12/30

第一小節 怪力少女登場(4)

 

  「他們應該是假扮表演團的盜賊吧?這些東西可能會有人跑來找妳認領喔。」

  老闆娘當下認出有一枚戒指是個常客戴的,又認出一條項鍊的款式是兩街外的小夥子要送給戀人的禮物。

  「唉啊!真沒良心的這群人!」老闆娘咒罵著,叫了雜役將傷者抬下樓。看到一旁小女孩默默低著頭,小手掌上全是鮮血,看起來也不像是跟著來偷東西的,心中雖然害怕,卻也還是擔心起來,忙道:「那現在該怎麼辦?這女孩,實在──」

  男子揚手打了個手勢,要老闆娘先別說話,緩道:「先讓她下去洗個臉,她衣服也沾了血,如果妳有多的衣服就麻煩妳先幫她換上吧。」

  老闆娘招來了女佣,細細吩咐了小心別讓她抓到東西一類的叮囑才讓女佣離開。等小女孩下了樓,老闆娘才對依莫泰勒提說道:「欸,現在這個旅行表演團等於是解散了,手也被你給砍斷了,他們人都成了廢人,加上還偷了東西,少說也要關個三五年的。看剛剛那女孩的樣子也不可能是團員裡面生下的小孩,但也總不能讓她就這樣子變成個流浪小鬼啊,你說不是嗎?」

  「她力氣這麼大,不如妳收留她在這裡幫忙打雜,也是一個很好的方法吧?」


  「什麼什麼?哪可不行!」老闆娘急道:「你說一般的小孩也就算了,就是因為她力氣這麼大,什麼端盤子收碗的我都得小心,不然我光買盤子買碗、修東修西得要花上多少錢?雖然我也想養個女孩,她的臉蛋長得也還不錯,但是那力氣……唉!就是不行。」

  依莫泰勒提靜靜聽完老闆娘的想法,就從懷中掏出一枚金幣,在手指間把玩滾轉,接著金幣變成了兩枚,然後又變成三枚,就像是賣藝的戲法。

  「一年我支付三枚金幣作為你收養她的代價,這應該夠了吧?覺得好不好?」

  老闆娘看到金幣,揉了揉眼睛,才把金幣接在手中仔細觀看。

  「三枚金幣?一個金幣可以換到兩百個銀幣,一個大人躺著吃一整年可能都花不到三枚金幣!」老闆娘心中盤算著,她從頭到尾將依莫泰勒提打量了一番,還是猶豫不決。「穿得破破爛爛卻身懷鉅款的旅行者雖說不常見,卻也不能說沒有,但是出手這樣大方的實在少之又少了;何況那小女孩砸壞些東西也就算了,要是小女孩哪天不小心抓死了人,就一定會後悔為了三個金幣而作的決定……」

  「嘖!唉!你這是──」老闆娘確實心動了一下,但想來想去就是覺得不妥,她臉一橫,挑著眉對依莫泰勒提說道:「看你跟她應該是非親非故,臉長得也沒一個樣,那既然你都肯出這麼多錢養她,幹麻你不自己收留她?」

  「我?我……這……」依莫泰勒提神色閃爍,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他從來沒考慮過這個選項,畢竟他的旅途實在太過漫長,卻有著不得不走下去的目的,才要回絕的時候,一個雜役跑了對老闆娘說道:「我已經去報告了警備隊,等等他們就來了。」

  依莫泰勒提瞪了雜役一眼,說道:「啊?真是太勤勞了。」
  老闆娘聽出了依莫泰勒提這句話中的意思,因為旅行者中討厭跟警備隊碰面的人實在不少,她當然知道這點,故意說道:「怎麼?我這店裡有人打架受傷還有小偷,我當然得去報告警備隊吧?不然你說我得要怎麼做生意?」

  仗勢欺人,作威作福的警備隊老闆娘不是沒聽過,還曾經聽說有個油頭小鬍子的警備隊長非常惹人討厭,卻不曉得是哪個國家的風聲傳得這麼遙遠就是了。依莫泰勒提嘆了一口氣,用著不同平常那樣緩慢的速度,反而是快快地套上了皮甲,斗篷;老闆娘也明白怎麼回事,一手撐在門邊擋住了去路:「你要一走了之是可以,但是你要我該怎麼跟警備隊交代呢?還有那個小鬼──」說著就把金幣丟回給依莫泰勒提。

  「女孩跟錢你都留著,這群盜賊……妳就說他們起了內鬨吧。反正他們偷了那麼多東西,不管他們怎麼說警備隊都沒人會相信的。」依莫泰勒提任憑金幣掉到地上,邊說著還邊眨了下眼睛。老闆娘又嘖了一聲,撿起金幣跟著他一齊下樓。

  表演團團長坐在大廳,被兩條大繩子捆成一團,他強忍手腕的疼痛,看依莫泰勒提晃下樓梯,咬著牙用兩隻眼睛惡狠狠地瞪著他,還撂下了詛咒:「都是你害我變成這樣,我不會放過你的!」

  「非常歡迎你來找我,這是我的榮幸。」依莫泰勒提很有禮貌的點頭致意,雖然他比較喜歡低調的旅行,但是偶爾讓些盜賊來追殺總是會增添旅途上的樂趣,而且也比較容易打聽到一些情報。這些盜賊明明是自己先幹了壞事,卻總是把錯誤怪罪到別人的頭上,這種事情他已經看太多了。

  夜色漸退,遠處山影初映著暉白,依莫泰勒提朝著大門走去,就看到女佣將小女孩送了出來。她臉上和手上的血跡都洗了乾淨,但神情還是帶了點驚嚇未定的樣子。

  女佣放開牽著小女孩的手,她只張望了一下,就默默走向站在門邊的依莫泰勒提。

  「欸,你看看她,她自己都打算要跟著你了,所以我留下她也是個麻煩哪」老闆娘說著:「那天她跑掉了我又得擔心。而且你看起來也不像是個尋常旅行者,就幫她想想辦法吧?」

  「嗄?不要吧?我要想什麼辦法呀?」依莫泰勒提才剛要走出旅館的大門口,只覺得身體一頓,接著就聽到「嗤」的一聲,他回頭一看,發現那女孩為了拉住他,卻因為用力過大,竟然將斗篷撕下一片。

  女孩看著手中的斗篷破片也是嚇了一跳,而依莫泰勒提則是看著那女孩手中的斗篷破片瞪大了眼睛。這件斗篷雖然看起來已經非常陳舊,卻也是多次跟著他出生入死,陪伴了他非常久的時間,從來沒有破損過,現在竟然被撕破了一小角!

  「不就是她這一身的怪力嗎。」老闆娘說道:「我將她養大,還不如你想辦法讓她變成普通人不是嗎?」語氣中帶著讚許,又把金幣丟回給依莫泰勒提。

  「唉。看看吧。」

  依莫泰勒提伸手接住了金幣。看著女孩的臉,他一邊搖著鬍渣臉一邊嘆氣,他早就習慣了自己的旅途已經有過有太多的過客在他生命中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也確實,能對這女孩友幫助的,就是想辦法解除她身上的怪力,或是教導她如何控制這種怪力才對。

  「走吧。」依莫泰勒提將斗篷的一角給小女孩牽住,他可不想讓這女孩一個興奮就把他手指頭給捏碎──雖然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無奈牽著女孩的手走出旅店大門,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來的時候輕輕鬆鬆,走的時候卻帶了一件麻煩的行李……

  女孩很安靜。

  依莫泰勒提這才想起來還沒聽過這女孩說過話,就怕這個行李還是個啞巴,就隨口問著:「妳為什麼要跟我走呢?」

  女孩用她藍如寶石的眼睛看著依莫泰勒提,一片沉靜。隔了很久,女孩才發出明明充滿稚氣的細柔,卻又堅定不已的聲音:「跟你,不罵我,有得吃。」

  「有得吃啊……」依莫泰勒提嘴角浮上一抹微笑,低聲自語:「竟是為了吃而成為我的過客……真是意外。」

  女孩只說了一句話,又沉默起來,靜靜地由底下仰望著那張充滿風霜的鬍渣大臉。眼前的男子是她第一次遇到她弄壞了東西卻沒有罵她的人。

  依莫泰勒提則搓著自己的鬍渣,饒富趣味的瞧著女孩水亮眼眸中的晨光,又捏捏她如同抹上晚霞的小臉。這跟昨夜的骯髒樣子全然不同,女孩子終究需要好好打扮才是。看她又是不發一語,只好蹲低了身子,將自己的鬍渣臉湊到她面前,用他特有緩慢聲調說:「妳叫什麼名字呢?我想知道妳的名字,我叫做依莫泰勒提,有的人叫我依莫提,也有人叫我泰勒提、總之──」

  「依莫……」女孩的眼中滲出淚水,她細柔的聲音又淡淡念了一次:「依莫……」

  「妳──妳怎麼了?別哭,來來,妳慢慢說……」

  「安緹娜米。」女孩淚眼汪汪指著自己,又說了一次:「安緹娜米」

  很久,很久沒有人真心問她的名字,很久,她幾乎忘記如何說話。

  黎明的涼風輕拂過安提娜米紅嫩臉龐,也揚起了依莫泰勒提的灰白長髮。晨風中隱約傳來警備隊的馬蹄聲,依莫泰勒提抿嘴微笑,拍拍安提娜米的肩膀,在晴朗藍天下牽著她的小手走向前往北邊的大路上。



===>第一小節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