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29

第一小節 怪力少女登場(3)

 

  小女孩躺在溫暖的被窩,她全身洗得香香的,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也吃過了醫生開的藥。她睡的很香甜,因為很久沒有全身洗得輕鬆的感覺,直到深夜一陣稀促聲音將她吵醒。

  原本老闆娘獨自給了她一間大房間來休息,因為收了人家一大筆錢,又把她好好梳理打扮了一番,總不能還讓她跟著一群不肯花錢洗澡的臭漢子擠在一起睡覺,不過團長以「半夜要起床一起整理行李」為理由,硬是叫了幾個團員去分享了小女孩的房間,而團長自己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這也讓小女孩小小的擔心起來。平時表演團往來各地,三更半夜起來整理行囊也是稀鬆平常,女孩也早就習慣一聽到聲音就要起床整理行李──儘管她根本沒有行李可以整理,卻也沒多睡覺的資格。何況團長都說了「半夜要起床一起整理行李」,她可不希望被人丟掉。

  在老闆娘的堅持下,小女孩是一個人睡在床上的。

  於是一聽到有人在房間內輕聲走動的聲音,女孩就迷濛地坐起身來,小手揉著眼睛。


  漆黑的房間內,只聽到團長放低了聲音對她說:「妳繼續睡覺,還不用起床。」她默默看著團員在透窗映來的月光中躡手躡腳跟著團長離開房間,甚至負責表演飛刀的團員還將飛刀咬在嘴巴上;最後一個團員只將木門輕輕掩著,並沒有將門關起。

  小女孩本來聽了團長的話,乖乖的躺回被窩,但是她又想起來以前曾經被人這樣丟掉過,雖然不是這個頭髮光光的團長,但被丟掉過總是事實。

  小女孩翻開了薄被子,好奇地跟了過去。若那扇木門是關上的,她肯定再怎麼好奇都不敢去開門,她有太多的經驗是為了開門而將門把拉壞,或者是整扇門被她拉倒下來的事情也發生過好多次。

  所以她是很小心翼翼的輕輕拉開門縫。她悄悄走在最後面,跟著團員來到走廊底一間客房外;走廊燈光昏暗欲滅,還不時傳來樓下雜役的打呼聲。

  團長比著手勢,一名團員便用一柄極薄的刀刃插進門縫裡,挑開了一間房間的門閂,木門便被無聲的推開了。團長又比著手勢,圓滾滾的啤酒肚沒有妨礙他的身手,像是一隻肥田鼠似的溜進那房間裡,接著團員們全都跟著他輕巧地進了房間。

  女孩躲在門邊偷看,卻意外地瞪大了眼睛。

  床邊的衣架上掛著一件斗篷,桌上放著一件像是皮甲的東西,這些衣服,好熟悉。

  這不就是出錢讓她有好吃的東西吃,能好好個洗澡,能穿香衣服,能不受頭昏眼花還有悶熱感覺控制的那個人的東西嗎?

  「原來這是那個人的房間啊。」小女孩心想。「那頭髮光光的叔叔要做什麼呢?」

  房內只有窗邊一盞燈微弱亮著。飛刀手將飛刀拿在手心掂了掂,就等團長一聲令下。

  女孩一個緊張,她扶在門邊的小手忍不住手心一抓,門柱便立刻發出了「啪喳」的聲音,於是木屑木條全部啪地噴裂開來。團長跟其他人聽到這聲音全部都大吃一驚,連忙回頭查看。小女孩只覺得團長跟飛刀手還有其他的團員們全都用著驚訝的表情看著她,接著離她最近的那個團員也沒多想,箭步搶上伸手就要抓她,女孩被抓住了肩膀卻沒叫出聲,她只是反手要推開別人的手,也只是順手一捏……

  「啊──啊──我的手!手!啊──」

  那團員發出殺豬般的叫聲,血液混著碎骨噴上門板,一隻連著手腕的斷掌落在地上,團員痛的在地上死命打滾,女孩的手心捏著一團肉泥。

  那團員的手腕就像是黃銅水壺一般,被小女孩捏斷了。

  這一瞬間,團長整個人看得傻了。他的禿頭在僅有月光的夜色之中映著微亮,雙眼大睜。他完全沒想到會失手在這個自己撿來的小鬼身上,還沒回過神來手腕就奔上一股強烈的刺痛,忍不住哀嚎了起來,接著團員們的慘叫一個個傳了出來。

  依莫泰勒提手中的劍在月光下閃動,冷然的月色映照在他滿臉的鬍渣上,他的步伐看起來是慢吞吞的,就像他平時講話的速度一樣緩滿,然而那劍光卻是又快又準的刺傷這些盜賊的右手腕。

  他早就在等待的夜裡偷襲,應該說,他用了六個銀幣引誘了這群用表演團作為偽裝身份的盜賊。於是七起八落的哭叫聲驚動了深夜裡的相聚時刻,急促的腳步聲帶來了旅館雜役,接著走廊的燈被點亮,依莫泰勒提房內的燈光也點亮起來。

  房內滿地斑斑血跡,團長跪在地上用左手捏著右手腕的傷口,劇烈的疼痛令他鼻水跟眼淚全部流成一團黏在臉上,其他受傷的團員則是躺在地上東滾西扭。

  受傷最慘的卻是被少女捏斷手腕的團員,他早就痛倒昏了過去,嘴角還發出一波波白色泡沫。

  女孩呆看著地上的團員,又看看自己染上血紅色的手心,她沒有哭,她只知道自己又闖禍了。

  老闆娘聽到了騷動也匆匆趕來,看了那些表演團的團員在地上打滾哀嚎的慘狀後,她也猜出大概是表演團的人見財起意想要上來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不過她但還是對依莫泰勒提問著:「你們之間是怎麼樣?是互相認識的仇殺?還是──」

  「不,我跟他們不認識。」依莫泰勒提輕輕搖了搖頭,拿起抹布擦去劍上的血跡,然後用劍尖巧妙挑開還在口吐白沫的那個人褲袋。他本來想下直接殺了這些人,在看到小女孩也跟來之後,才稍微手下留情,只砍斷這些人的手腕筋。他的劍鋒劃破了團員的口袋,一些首飾、銀幣立刻散落一地。